移动版

疯狂的工业大麻:有公司一棵麻苗还没有种下 股价却翻了天

发布时间:2019-03-31 12:51    来源媒体:金融界

整个工业大麻板块股票几乎全部涨停。

陆诺觉得难以置信,毕竟在3月27日这一天,传出了关于国家禁毒委员会加强工业大麻管控的消息,这样巨大的利空打压下,工业大麻股票们也出现过短暂的下跌,但随即大反转,走出了让人叹为观止的集体涨停。

“太疯狂了!”朋友给陆诺发来微信,一连串不可思议的感叹。朋友末了又问道,“究竟为什么涨这么狠?”

陆诺没有答案,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作为一个都市白领青年、业余股民,陆诺读过不少工业大麻的券商研究报告。他了解到的是,一株大麻中含有上百种大麻素,其中有两个主要成分,四氢大麻酚(简称THC)和大麻二酚(简称CBD)。THC具有致幻作用,容易成瘾,而CBD既不会致幻也不会成瘾,并且具有镇定、治疗癫痫及抑郁症等多种疾病的作用。

根据欧盟的标准,THC含量大于0.5%的大麻被称为毒品大麻,大于0.3%小于0.5%的叫做中间型大麻,只有THC含量低于0.3%的才被视为工业大麻。

一篇篇报告读下来,陆诺觉得工业大麻中的CBD以后可能会有很广泛的应用,但如今为时尚早。如同很多人吐槽的那样,很多声称开展工业大麻业务的公司,一棵麻苗还没有种下,股价却翻了天。

疯狂

在过去两个月时间里,工业大麻概念股上演了中国股市历史上又一个疯狂场景。自1月17日至3月29日,概念龙头“顺灏股份(行情002565,诊股)”从4.16元涨至18.5元,涨幅高达344.7%,是同时期内整个A股市场中涨幅最大的非次新类股票。

在同花顺(行情300033,诊股)软件中,3月7日至3月30日工业大麻指数涨幅高达31%,最高时甚至达到44%。与之相较的是,在这段时间上证指数微跌-0.37%。

无厘头的故事与横飞的段子成为这番大涨的注脚。从事亚麻纺织品的金鹰股份(行情600232,诊股)、生产粘胶纤维及帘帆布的恒天海龙(行情000677,诊股)等等都被股民认为与工业大麻相关,在深交所互动易、上交所e互动到处是股民在焦急地询问公司,“你们是不是也有工业大麻业务?”

即便多家公司出面辟谣,依然挡不住股价飞涨。“闭嘴,我们说你有工业大麻你就有。”段子手们调侃道。

段子终归只是段子,实际上重重遮掩之下,顺灏股份等工业大麻股票中出现了多只游资的身影,进出之间,股价飞涨,几千万甚至上亿收益被迅速收割。

众多公司也开始进入工业大麻领域,其中就包括区块链名人李笑来担任联席CEO 的港股上市公司雄岸科技。有VC基金投资人甚至也开始收到工业大麻项目的邮件。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3月1日至3月29日,有25家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公司注册成立。而在此前,全国这类公司也仅有100多家。

“特别出乎意料。”美瑞健康高级副总裁于建科对于工业大麻概念突然爆发有些意外。

美瑞健康2018年2月与汉麻集团签署协议,获得其子公司汉素生物20%股份,后者主营业务为工业大麻植物提取物的生产,同时汉麻集团成为美瑞健康的战略股东。官方资料显示,汉麻集团自称是目前我国境内唯一一家合法的以医用大麻全产业链布局、以生物制药为方向的投资集团,拥有多个牌照和种植许可证。

自1月17日起至3月29日,美瑞健康股票涨幅达到153%,期间最高涨幅超过200%。

“中国二级市场炒作风气非常浓厚,有可能产生了放大,概念的上涨还是比较猛烈。”于建科表示。

陆诺觉得如今工业大麻们像是一头头被刻意挑逗起来的疯牛,所有人都想骑上去狠狠大赚一笔,但这样的疯狂并非所有人都敢驾驭,有人在牛背上稳如泰山日进斗金,有人被甩下暗自懊恼,还有错过的看客想要跃跃欲试。可怕的是,没有人知道疯牛什么时候会停下,踩踏什么时候会发生。

暴涨逻辑

朋友们知道李文在研究工业大麻,一些此前甚至连股票账户也没有的朋友也来询问他工业大麻究竟是什么,有没有可以买的股票。

作为一名证券分析师,找出顺灏股份、诚志股份(行情000990,诊股)等等工业大麻的股票,并且成为最早一批推出研究报告的机构,让他有足够骄傲的资本,但如今的暴涨让他觉得有些不安。

李文2018年时就已经跟踪到顺灏股份,这家公司主营业务是为卷烟企业生产烟标产品,同时布局电子烟等新兴烟草领域。在对这家公司调研和行业研究时,李文发现面向国外市场的与CBD有关的电子烟产品销售量在2018年出现了大幅增长。

就在2018年8月中旬到9月中旬,由于受到加拿大使大麻合法化预期的影响,美股上市的大麻股Tilray在26个交易日里,从27美元涨至9月19日最高300美元,最高涨幅超过10倍。

2018年12月12日,美国参众两院投票通过了2018年版农业法案。该法案在美国联邦法律层面上将工业大麻种植及其制品彻底合法化,解除了对工业大麻行业的各类限制。

这些变化让李文察觉到了新机会,他尝试着撰写工业大麻的研究报告。

1月17日,顺灏股份发布公告,表示全资子公司获得了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以及全资子公司取得了加工大麻花叶项目的申请批复,一下连续获得7个涨停。

市场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但在概念兴起初期,李文和团队向大机构投资者推荐工业大麻股票时,这些更关注长期价值的投资者们往往只是付之一笑,认为是游资短期的纯概念的炒作。

但随后一两个月里工业大麻股的飞涨让这些大机构也开始重新审视,也有机构主动联系邀请李文和团队,这让李文觉得市场真的发生了变化。

李文也在思考暴涨背后到底是怎样的逻辑。在他看来,一个大背景是从1月底开始A股出现大涨,上证指数在1月31日至3月29日的27个交易日里涨幅达到20%,进场资金明显增多,暴涨暴炒概念也时有发生。而顺灏股份等多家公司也恰好在股市暴涨前或者暴涨中宣布开展工业大麻业务,形成了“火上加油”的态势。

另一个直接的刺激来自于国外政策放开和大麻股火爆的刺激。如前述一个月就涨幅达到10倍的Tilray、特朗普政府允许工业大麻合法化政策等等。

而从A股的参与者角度来看,股民们普遍对于工业大麻缺乏正确认识,又下意识地将其与暴利的毒品大麻产生关联,产生了高估的预期。更重要的是,频繁进出的操作凶猛的游资,将工业大麻的概念不断推向历史新高。

“这个产业非常年轻,大家对它的期望很高。不管是在美股还是A股确实存在比较高估值的现象。”李文表示。

“但是国内的公司确实还处于布局的早期,特别是上市公司。工业大麻本身有生长周期,要在室外种植的话,三四月份播种,九十月份才能收获,也不是说现在拿到牌照,产品就可以生产出来,没有那么快。”李文判断,“今年上市公司非常大的业绩放量情况可能是看不到的。”

“我们对目前的爆炒有一些担心,我们希望行业能够比较规范比较稳健去发展,而不是说炒一波热度,真正认识到产业价值的人去干这件事情,而不是说蹭热点去提一提股价,或者捞一把钱就走。”李文说。

价值何在

李文在报告中列出了工业大麻的种种用途。主要包括四大方面,其一是将萃取的CBD作为药品的原料,资料显示,作为药品的CBD已经证实具有抗惊厥、抗呕吐、抗痉挛、抗焦虑、镇静、抗炎作用等多种药理方面的活性,可用于治疗癫痫、癌症、帕金森、抑郁症等多方面病症,甚至有可能对正出现滥用现象的、用于止痛的阿片类药物形成替代。

第二种是将CBD作为食品饮品的添加剂,可口可乐等知名公司已经在研发相关产品,这些饮料食品将具有一定的功能性作用,有可能成为新的功能性饮料产品。

第三种是应用在日化领域,添加进化妆品、日化用品等产品之中,而第四种应用也是目前中国最常见的作为纺织、造纸等纤维性用途。

在这些所有的应用当中,于建科最为看好的包括食药在内的吃的方面,“吃这部分出现了很大的爆发点,这些所有的应用当中,吃的弹性也是最大的。”于建科说。

李文也持有类似的观点,而且在他看来,世界上50多个已经允许工业大麻合法化的国家中,有41个明确是医疗用工业大麻合法化。“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而且在国内这可能更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可能性更大的空间。”

但在医疗方面的应用,李文也有自己的担忧,那就是医药将会有很长的研发和临床实验周期,这意味着在这些领域推广CBD不会快速形成公司业绩,这对于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而言将是一个挑战。

前车之鉴

就在股民与分析师们为未来的想象感到兴奋时,一则来自国家禁毒委员会的《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却让所有人背后发凉,通知除了要求各地严格按照《1961公约》对审批和经营进行自查外,特别强调“我国目前从未批准工业大麻用于医用和食品添加,各地要严格遵守规定”。

实际上在3月13日,公安部禁毒局等多位领导在接受《中国禁毒报》采访时,就曾明确传达出“医用大麻不属于工业大麻的范围”、“不意味着用于提取大麻二酚的大麻能未经许可或通过工业大麻许可进行种植”等意见。

但让人意外的是,在工业大麻公司运营的专业工业大麻微信公号发表的文章中,对通知做出了有利的解读,其根据就是云南省、黑龙江省已经出台的地方文件。

资料显示,云南省在2010年1月施行《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成为我国第一个允许工业大麻种植的省份。2017年5月,黑龙江省修改《黑龙江省禁毒条例》,允许种植工业大麻,对种植、加工、销售进行专项管理。2018年,吉林省也开始修订《吉林省禁毒条例》,拟允许种植工业大麻。

尽管对产业的未来表示看好,但李文觉得工业大麻行业面临的最大风险依然是政策风险,而要发展工业大麻产业的前提,是“THC等废物必须得到非常好的管控”,否则一旦这些THC流入市场,工业大麻行业势必会受到打击,CBD相关产业也将会一同遭殃。

不为人知的是,据铅笔道报道,中国的工业大麻种植面积占到全世界50%,但大多只是纤维性用途的,很少或几乎不含CBD。并且中国的工业大麻育种、种植等都与国外存在差距,我国工业大麻品种的CBD含量平均为1.2%,高的能达到2.9%。而国外工业大麻平均能达到6%~8%。

与此同时,我国工业大麻的CBD提取物绝大多数用于出口,国内市场规模并不大。国海证券(行情000750,诊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CBD行业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4.48亿元,预期2024年市场规模可提升至18亿元。

也有分析师喊出百亿、千亿市场待挖掘,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似乎都不是一个巨大产业。虽然这一市场规模有可能随着合法化范围的扩大产生变化,同时国外市场的快速发展也会带来新的机遇,但这些在短时间内,都不足以支撑起工业大麻概念如此暴涨。

已有分析师开始表达出更加谨慎的观点,东兴证券(行情601198,诊股)分析师杨若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本次国家禁毒委突发性的政策变化对工业大麻产业的影响仍具有不确定性,建议在工业大麻板块火热之时,仍要重视法规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对于没有实质性工业大麻业务的个股,采取回避措施。已经开展工业大麻业务的股票,对基本面没有明显帮助的,建议采取谨慎态度。”

监管层也在表明着对炒作的态度。3月28日,证监会向顺灏股份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顺灏股份工业大麻花叶加工项目进展情况。受此影响,顺灏股份股价在28日大幅震荡,最终以-6.61%收盘。

亦有前车之鉴。大洋彼岸,曾经创造一个月涨10倍的大麻股Tilray,已经从最高300美元跌至65.52美元,跌幅近-58%。

中国的工业大麻股们会步Tilray的后尘吗?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